明明若月

心 明明若月,爱 皎皎如霜‖重口味患者‖伪装者里all楼 吃台楼,琅琊榜all苏 也吃蔺苏,自拆cp我也是醉得不要不要的😂

南千初大大的文,真的是无法言说的好!!文笔棒到哭!!!词藻华丽之中见简朴!情节幽默里带沉重故事,我恨不得给太太跪着唱征服!!
只恨见到这篇文的时间太晚,不能当面追着给太太评论!!
难得的是花陆和顾戚,我的两个心头好啊!!!
龙研风真的好惨啊QAQ!!超心疼他!

尼玛我这又没有阎魔,前前后后竟然来了七八个判官,天天拎个破毛笔是不是不知道返魂怎么写啊我去你大爷的大西瓜!!!

这是今天二十连抽的一半,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

【茨酒】一个末世电影的脑洞hhh

闲暇时可以顺着大纲脑补十万字,设定棒呆

爱丽丝炖殇学院:

*并不是文,应该算是一部末世大片梗概hhh请自行脑补各种镜头~


*其实就是我有一个脑洞但是懒得写了。。片尾给酒吞一个小惊喜【不


1


茨木是个因为只有一只手所以被欺负的学生,某次受不了了打了一个欺负他的家伙的头,这熊孩子被打破相了。他父亲是做人种改造研究的,有一只没实验过的新试剂,本来是注射的,结果那货偷来扔到茨木水杯里。


酒吞是被选中接受改造的优秀人类,接受的是0.9版本稳定的注射改造,变成了具有最强大力量的改造人。而茨木误喝下的是1.1版本的不稳定品,还不是注射的,所以比起酒吞的稳定改造,发生了不可控的变化,虽然长相还是蛮好看的但看起来就不怎么像人了,头发变白,额生红角,眼睛变色,肢端发紫,他一开始还有些恐惧,后来发现获得了强大的力量后反而欣喜,因为再也不会被欺负了。


2


后来丧尸爆发,茨木并没有管他们学院那些坑爹学生,自己凭借力量逃出生天,在市中心抢夺物资的时候遇见了酒吞,为争夺物资打了一架。茨木被酒吞打服,之后便跟定了他,并认他为挚友,因为他觉得在力量上,唯有酒吞配得上成为自己的挚友。


他茨木活到现在的第一个真心想结交的朋友。


酒吞隶属于私人势力,但他早就不想干了。但维持改造人的力量需要有同为改造人的血液每日供养,他跑了怕维持不了力量。茨木答应他每日供给他血。虽然是非正常的改造人,但是血液意外好用。同样的茨木因为是非正常的改造人所以不需要每日供给血液,力量也不稳定,基本靠暴击吃饭。所以酒吞如愿以偿背弃了奴役他的私人势力,和茨木组队末世生存。


3


他们遇见了跳跳一家,差点都给当丧尸打死。然而跳弟自述他们的理智思维没有受损,并不是丧尸,是灾难来临前紧急喝下改造剂的一家人,但他们的运气更差一点,改造结果没有获得太大的力量,还变得和僵尸一个样。好处就是基本不需要吃东西了,状态介于生死之间,也没那么容易受伤流血和被传染丧尸病毒。跳跳一家在他们想不到的地方给予了一些虽举手之劳但至关重要的协助。


4


酒吞遇到了少女红叶,她曾被黑晴明以爱情为名引诱接受改造,但实际上只是1.2版本改造剂的试验品,失败以后黑晴明就再也没来见过她。她变得情绪不稳定,会陷入自己的想象中,甚至看起来有点疯狂。酒吞发现那是他喜欢过的女孩。红叶表示完全不喜欢酒吞,酒吞一直劝说自己她只是改造不稳定情绪不好分辨不清自己的思维,后来红叶以为晴明是黑晴明,为他挡枪而死,死前神智清楚,表达了对酒吞确实不感兴趣但是谢谢他的爱,以及最后指向他的身后。酒吞身后站的正是茨木。晴明同神乐博雅等人安葬了红叶。


5


晴明是国家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博雅是军方代表,神乐是博雅的妹妹也是军方人士。晴明说如果需要帮助可以来找他。被酒吞拒绝。酒吞当夜从废弃超市里拿了好多酒。茨木劝说他酒精会弱化肌肉能力,但酒吞还是坚持喝了许多。茨木见劝不住就把酒吞打了,结果喝了酒的酒吞和茨木打平。酒吞要求茨木陪他喝,茨木拒绝,说如果不是这么危险的场景我肯定会陪你喝,喝死都行,但现在我得保护你。(“谢谢你带我进入改造人的世界,没有看不起我改造失败的样子,挚友……我的命留给你,只留给你。”)


6


晴明他们发明了控制病毒的药剂,酒吞和茨木答应帮忙播撒,但这种药剂也会抑制改造人的能力。理论上药剂达到一定密度丧尸就不复存在,但还是有源源不断的丧尸出现,结果是黑晴明在制造丧尸。黑晴明是晴明的双胞胎兄弟。除了阵营,两人完全一致。大天狗是另一只军队的军方领袖,他和黑晴明的意见一拍即合,认为可以通过丧尸清洗世界,淘汰掉跑不过丧尸的劣等人。但实际上大天狗也有被黑晴明利用之处。雪女是自身也参加了改造的研究员,II型丧尸病毒之母。这种新的病毒可以感染改造人。(“酒吞,你们身为拥有强大力量的改造人,理应和我们站在同一阵营。一起淘汰掉劣等人,然后咱们少数优等人分享这个世界,不好吗?”)


7


晴明开发了抵抗2型病毒的进一步改造液,最佳试验品是酒吞。他的身体条件各方面都很适合。酒吞起初是并不在意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的人,他只在意自己能不能好好活下去。但后来思前想后,又改变主意,认为“这个世界如果到处都是丧尸,也真是烦死了!来吧,拿本大爷的身体做个试验!”茨木和晴明据理力争不想让酒吞第一个接受改造,但酒吞的主意不再改变。


改造失败了,酒吞在任务现场陷入了疯狂,破坏力成倍增加。自责的晴明闭门修改配方(因为酒吞的贡献,他发现了一直困扰自己的那个改造液的缺陷是什么),博雅和神乐带着军队去阻止酒吞发狂破坏任务。茨木阻止了博雅,一个人去和酒吞对决。


特意增加了力量的茨木也不是疯狂的酒吞的对手,但他死死抱住酒吞,不让他乱动,喊博雅用武器打穿他们两个。博雅非常敬佩他们二人,迟迟不愿下令发射。


酒吞挣扎不开,张口狠狠咬住茨木的断臂,咬出了血液。那是他与茨木最初的交易和记忆,血液的味道。


这血液部分地唤醒了酒吞,他喊着快发射啊,打死我!


茨木很直接地把酒吞吻了。


酒吞懵逼,然后迅速失去了力气,那种头脑昏沉的感觉也一扫而空。


酒吞倒在茨木怀里。


8


酒吞醒来以后恢复了力气,但神智也正常了。他想到茨木的吻,觉得茨木喜欢自己。同时也发现自己对茨木的喜欢。但他什么都没说,之后对待茨木愈加不同。晴明等人纷纷表示被闪瞎。


因为茨木的及时阻止,任务现场没遭到大的破坏。下面他们要去围剿黑晴明老巢,里面有大量2型甚至3型丧尸。考虑到转变为丧尸是不可逆的,为了解脱他们,晴明等人决定用炸弹炸碎关着丧尸的笼子,茨木和酒吞想接下这次的任务,毕竟他们仍然是现存最厉害的改造人。但晴明安排他们去做了别的任务,那就是打boss【喂


当最终决战对上大天狗、雪女以及他们的丧尸军队的时候,茨木和酒吞才知道是谁去完成了这近乎自杀式的爆炸任务——跳跳一家……他们只是失败的改造人,对新的2型病毒没有抵抗,很快也要变成丧尸,觉得死前要英勇一把,就全家上阵求来了这个任务,跳妹引爆的时候想到自己要死了很想哭,但是吸吸鼻子忍住了,对哥哥说你看我很勇敢的。


三朵爆炸的花在黑晴明基地里盛开。他引以为傲的3型改造丧尸损失了九成。接下来就是茨木和酒吞对上大天狗雪女的肉搏【。】以及双方武器的对决。茨酒二人的配合是从未有过的流畅,茨木觉得他的挚友好像更强了?!


9


无数特效画面之后boss被打扁。黑晴明不知所踪,可能被炸碎了,也可能逃了。但实验室一定已经被毁,再想搞事就很难了。


博雅组织人手开始城市重建以及清理残余丧尸。晴明的疫苗同时研制完毕。


一个月后。茨木和酒吞在庆功晚宴上提前出来到天台吹风。满以为与茨木已经是情侣的酒吞得到了震撼的真话,原来茨木上次突然吻他并不是因为太爱他情不自禁,而是——


茨木上来之前晴明给了他抑制剂,茨木将其含在口中,找到机会给他喂了下去。


所以他才会一下清醒并且失去力气。


茨木那时候还是笔直的!


但后来因为酒吞误会了变的很主动,他才真的开始喜欢上酒吞。


“你为何不早说!”


“挚友,是你的话我一定说实话,但你没问啊。”


没办法茨木就是这么直白,对着酒吞把大实话都说了。酒吞说不清是什么心情,大约是有点羞愤,直接走了,茨木追出去,路上还遇到不明就里的晴明等人,八百比丘尼笑道茨木大人可要好好哄呢。茨木坐着出租开过在路边愤愤走着的酒吞,打开车门一把将酒吞拉进车里一溜烟开走了,航拍镜头指示他们开向了最新修建好的度假酒店。 


【Bed End】

【茨酒】对口相声

特好玩,转发了以后回味

爱丽丝炖殇学院:

*为了相声效果,已经极端ooc了hhhh因为是相声 自动天朝背景hhh


*请脑补长衫抄着手捧哏的酒吞hhh能脑补出声音和语气更好hhh


*酒吞身世采用其中一个传说,其父为八岐大蛇hhhh虽然我比较喜欢伊吹山神版以及越后小和尚版




茨木:诸位好。


酒吞:诸位好。


茨木:今天我与挚友给大家说个相声。都给我好好听着。不过不想听也可以,一会儿散场了排好队到我这领个地狱之手,人人有份,童叟无欺,一键无痛超生,不含化学成分,无残渣,无污染,给你天堂般的感……


酒吞:行了,都ooc到爱宕山去了。


茨木:不ooc也行,那挚友是觉得那样比较好?


酒吞:哪样?


茨木:啊~!不愧是我最爱的酒吞童子!来支配我的身体吧!(扑到酒吞身上)


酒吞:哎哎哎行了挡我镜头了………行吧您再ooc五块钱的吧。


茨木:那我可来了啊。(用牙辅助撸袖子)


酒吞:来什么啊,你撸什么袖子啊,不说相声吗,干什么这是


茨木:干你……


酒吞:哈?(抄起鬼葫芦)


茨木:啊呸看我这张嘴,成天净胡说一些大实话。


酒吞:要不我还是打死这家伙吧,他可能是假的茨木童子。


(群众:真的!是真的!)


茨木:啊呀呀呀这高昂的战意这浓烈的瘴气不愧是我最……呜。(嘴里被塞进了一个好基友派,一时出不了声了。)


酒吞:今天的相声到此结束我们明年再见老子着急杀人就不留下吃饭了——(拖着茨木的后脖领子意欲下台)


茨木:别,没说完呢,别啊,葫下留鬼啊!冤枉!


(群众:回来!)


酒吞:本大爷心情好,饶你这一回,再说废话直接打死。十。


茨木:什么十?


酒吞:九。


茨木:好嘛这就开始计数了!不愧是雷厉风行的挚友!


酒吞:八!


茨木:好马上进入正题,今天题目是吞吹的自我修养哈。什么是吞吹,他们说我就是。


(群众:你就是!)


茨木:这怎么能叫吹呢,这都是实话。我从来不吹挚友,毕竟他这么的完美,是吧。


酒吞像看傻子一样看茨木。


茨木:咱们就说酒吞吾友,有哪一处不好,除了脾气暴点,傲娇了点,没眉毛还不爱穿秋裤,天天修大宫殿攒不下钱,一失恋就喝高,是个单体不说,狂气还老被驱散……他哪一处不好?


酒吞:我看你是真不想活了。按你这么说我还有哪儿好吗?!


茨木:有啊,帅啊。你看我这挚友,长得多帅,一头这个火红的头发,是根根朝着天……


酒吞:等等,根根朝天,我摸电门了?!给电的吧这是?


茨木:时尚,烫了头嘛,抹的发胶。


酒吞:咱这平安时代有发胶吗?


茨木:没发胶有电门吗?


酒吞:嗐,倒也是。……什么就是了,我都让你绕糊涂了,我那是妖气,强大的妖气冲起来的头发!


茨木:对对对,早上吃多了,记忆力不好。是妖气!~我这挚友啊,那是站在妖族顶端的男人,妖气确实非常强大,托起他的头发那小case。


酒吞:这还差不多。


茨木:打起架来,特别有节奏感。你像那夜叉,妖狐,还有什么什么的一堆SR式神,一打架就是 一叉叉,二突突*,三大大四大爷……


酒吞:那我呢?


茨木:五呸呸啊,比那些个SR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酒吞:呸你一脸吧我!!我可能交了个假挚友,这么黑我。我走了,伤自尊了,只有月亮和酒才能抚平老子的寂寞……


茨木:憋走啊!我错了,挚友请让我填满你的空虚吧!


酒吞:说鬼话。


茨木:……就是,咱俩先把这相声说完再痛痛快快打一架,相当于游泳后去马杀鸡,完美。


酒吞:竟然觉得有几分道理。那你继续。(看老子一会不打死你)


茨木:说起来,突然想起句顺口溜啊。


酒吞:哪句?


茨木:打南边来了个喇嘛,手里提着五斤鳎目。


酒吞:哦,下句是打北边来了个哑…


茨木:不,应该是打北边来了个酒吞,腰里别着四个兔子。


酒吞:我别着兔子我干嘛去啊?怎么也得先麻辣了才能当干粮吧?


茨木:忘了?前段不打红叶本来着吗,四个兔子劲舞团,加你一个一起去打,黑科技。


酒吞:想起来了,时间静止流,我带的是四个山兔。


茨木:开场鼓一起,兔子挨个跳舞,轮到挚友,放眼望去那可真是茫茫兔子里唯一的战神啊,扛起意大利炮就是突突突突…


酒吞:意大利炮什么玩意?


茨木:不是意大利炮啊?那就是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


酒吞:更不是!这叫鬼葫芦!!(后背的葫芦不满地嗷了一声)


茨木:对,你看我这脑袋,仿佛是进了假酒。这叫鬼葫芦。说起这葫芦啊,可是一件至宝,吾友的终极杀器。平时叠了狂气可以连续喷人,没血了对嘴敦敦敦喝两口还能补血…


酒吞:敦敦敦是两口?


茨木:不要在意那些细节,碰见对面雨女青坊主你能两口就不错了。


酒吞:憋提他俩,被驱散那一刻我只想原地去世。


茨木:挚友不喜欢咱就不提,就说说第九层第二关那三个饿鬼,那是尤其的热情。自己都是饿死的,还把馒头送别人,打一下,送一个,有的时候还打一赠一,就跟那自动发球机似的。


酒吞:这都什么形容= =


茨木:要么怎么说挚友是个好人,被糊了一脸馒头还说呢,饿鬼也他妈太客气了还请我吃馒头,我请你喝假酒吧!


酒吞:我这是礼尚往来。没毛病。


茨木:有道是,感情有没有,吃口臭馒头 。感情深不深,假酒敦敦敦。臭馍兑假酒,一人吃一口,你一口我一口,谁不反击谁是狗。


酒吞:行了行了,这酒桌辞令比本大爷还溜,到底偷着去了多少饭局啊!


茨木:那什么,就当我没说,哈哈哈。我怎么可能丢下挚友一个人去饭局呢,荒川大天狗青行灯,都能证明那天我绝对没去饭局,一千八的酒一口没喝,国王游戏也没玩,饭后唱K也没去,绝对没见证大天狗和荒川对唱纤夫的爱!(想发誓,但是竖起了两根手指。。)


酒吞扶额。


茨木:感谢挚友的信任!


酒吞:本大爷什么时候说相信你了……


茨木:挚友的这种宽宏大量,那是血脉里带来的,挚友他爸爸,那也是个名人儿。


酒吞:怎么又扯我父亲去了,晴明说茨木从来不听人说话,我竟然刚发现。


茨木:说起他爸爸,嗨呀可厉害了,八岐大蛇,都揍过吧


酒吞:揍过像话吗?!


茨木:那个,拜访过,拜访。老爷子长得跟倒立的拖布似的。


酒吞:你爸才跟拖布似的呢。


茨木:对,还是八旗的,也不知道是正黄旗还是正白旗……


酒吞:什么正黄正白的,都没关系!他那是八个头,叫八歧好吗!八岐大蛇。


茨木:那双歧杆菌是二大爷吗?


酒吞:滚蛋。


茨木:反正就是,大名如雷贯耳,特厉害。平生三大爱好,重碾,嘶吼,掉反枕。


酒吞:前两个我知道,技能嘛,第三个怎么回事,掉反枕?


茨木:他老人家周四出来遛弯嘛,别的基本就不揣,就揣一兜子反枕,看见谁来揍他,给发俩。


酒吞:哦,拿到俩就知足吧,应该是挂了御魂双倍buff了。


茨木:您父亲抠门一辈子了,拿出来俩也不容易,家里屯的那两火车皮的钟灵还打算替他儿子求个亲呢。


酒吞:嘿,钟灵能给本大爷求个什么亲啊?


茨木:多段攻击还吃生命加成的——还真没有特合适的。


酒吞:您这意思我要注孤生了。


茨木:别介啊,堂堂我的挚友哪能注孤生啊,咱俩走着瞧呗,说不定哪天你就想支配我的身体了呢


酒吞:……傻拒。


茨木哼唧了一声,开始单手解裤腰带。


酒吞:这什么意思,还敢硬上弓?


茨木:哪儿能啊挚友,你看我这忧伤的眼神,我是要用裤腰带上吊 。(泫然欲泣脸)


酒吞:想死简单啊,本大爷送你一程(举起鬼葫芦)




酒吞开始倒葫芦,一开始什么都没有,后来倒出来超多的小心心,越倒脸越红。


茨木:诶??诶???


台下群众拼命起哄鼓掌。


茨木被小心心淹没不知所措。


酒吞大红的脸。




酒吞:葫芦坏了,本大爷去修修。(快步下台)


茨木:得了,今天讲不了了,诸位拜拜,我得追挚友去了!


茨木挥舞着爪子跑下台。头发上还粘着两三个小心心。跑的太急掉台上一个东西,又跑回来捡。




茨木:不好意思,新开的大床房,房卡掉了。嘿嘿。


BED END




*一叉叉二突突:出自@ 柳宫燐 太太微博hhh 后面是我加的



平安京吐槽大会(1)

脑海仿佛想起了大张伟 池子的声音hhhhhhh

爱丽丝炖殇学院:

*含cp:酒吞、茨木无差


*吐槽大会看多了是要发疯的!


*不黑任何式神和阴阳师 纯属娱乐性造梗吐槽hhh


*ooc


*节目流程是包括主持人在内的所有人上台轮流吐槽其他人,最后主咖来一波反击




黑晴明:愚蠢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由宇宙新秩序的首领也就是我为您主持的愚蠢节目,平安京吐槽大会!不擦浪费擦了太贵擦多了受罪黑晴明彩妆护肤专业品牌为本节目独家冠名!


观众:不!要!脸!


黑晴明:来,不要脸的弹幕走一走,小礼物走一走哈。今天的这个主咖啊,被集火的主力对象,是我那个自以为很风雅的分身,晴明。听说还是今天吐槽团的阿爸是不是,你们不能这样,你们怎么能随便认爸爸呢。……那啥我打听一下,叫他阿爸是不是得叫我大爷?


吐槽团:噫


黑晴明:晴明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他一个非洲人,又自以为很风雅,在自己那个寮门口贴了一副对联,结果隔着好几年没钱换,上下联各三个字被风吹掉了,现在上联就剩个“玄不救非”,下联剩个“氪不改命”,横批不知道谁给配的“我的肝呐”!


(坐在主咖座位的晴明捂住老脸)


黑晴明:再来看看咱们吐槽团的成员啊。有咱们永远的式神录C位,最最中二的孜然暴风烤翅连锁店总裁、滞销书作家大天狗!


大天狗起立致意。


黑晴明:大天狗旁边是我们美食视频比美妆视频点击率高,搞笑视频比所有视频加起来点击都高的美妆网红大嘴红叶!


红叶咧嘴一笑,优雅地行了礼。


黑晴明:红叶旁边是酒……等等,酒吞你怎么跑我座位上去了,回去回去,动物园不准窜笼。——红叶斜上方第二排最左边的是我们人气最高奶子最大腹肌最多气质最狂野的秃眉毛游泳男神酒吞童子!


酒吞托腮点头致意。


黑晴明:酒吞你得谢谢我,我手卡上明明写的是游泳圈男神,我帮你把那个圈拿掉了。你说你也是倒霉,人家作家圈,美妆圈,娱乐圈都特和谐,轮到你是个游泳圈……


酒吞:闭嘴你hhhh


黑晴明:我们第二排最右边的是人气第二高括号茨木自己要求的括回……茨木你这什么意思?


茨木:本来稿子上也是人气最高是吧,但是世界上只能有一个人气最高,那就是我挚友酒吞,大家说对不对!对不对!!(兴奋,全场跟着嗷嗷)


黑晴明:头回见这样的,你就吹吧你,我念我的。第二排最右边的是人气第二高脾气有点爆天真狂野不耐揍单手托起半边寮的神曲小王子茨木童子!


茨木单手献飞吻。


粉丝疯了。


黑晴明:好了吐槽团的成员我们介绍完毕——


荒川:你等等,我呢?


黑晴明:哦你啊,你怎么进来的,买票进的?


荒川:我没买票——


黑晴明:啊你混进来的啊,年龄见长脸皮也见长啊——保安!


荒川:差不多得了,你是不是下辈子都不想吃鱼了


黑晴明:好勉为其难介绍一下。坐在第二排酒吞和茨木中间兢兢业业当灯泡的就是我们分分钟几十亿上下、先立他个小目标鱼塘开遍全宇宙的霸道海鲜总裁、世界敲贝壳锦标赛纪录保持者荒川之主!


荒川扯了扯西装,露出霸道总裁的微笑。


黑晴明:这回介绍完了。我们闲话少叙进入正题哈。第一个上场吐槽的是我们帅气的金发大狗子,有请!


大天狗上场,整理领结,清嗓子,抬下巴,踮脚。扫视致意。


观众疯狂鼓掌。


大天狗:收~(观众听话地停下)看见没,很听话的。都我花钱雇的,一会儿肯定不给你们鼓掌。(吐槽团:噫)


嘉宾席酒吞:花多少钱雇的,我出两倍,你们现在就把大天狗给我赶下去hhhh


大天狗:酒吞不带你这么砸场子的啊,我跟你说你下次再上夜叉店里染发我肯定告诉他把你最后几根眉毛也剃干净,光子脱毛,你下辈子都别想长出来。


酒吞笑翻。


大天狗:我跟你们说我不第一个吐槽酒吞我都对不起他这么diss我。——(沉默几秒)好的我们第一个说黑晴明大人,酒吞这种人对不起就对不起了我不会有任何愧疚的hhhhh。


黑晴明抿嘴敲扇子,满意的样子。


大天狗:说到黑晴明大人我是非常敬仰的,我们之前遇见的时候,黑晴明大人的演讲给我的心灵震撼就非常大,他一直说要建立宇宙新秩序,我一想我也这么认为啊,可以这很大义。我就过去问他啊,我说您打算怎么实现这个宇宙新秩序啊我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忙。他说很感动终于等来了你这个助力,然后给我个二维码让我扫,我一扫就跳到了微信加他好友的界面,然后他就把我拉进群了,群名字就叫 宇宙新秩序,统共我们就俩人。 哦这么个建立宇宙新秩序啊……


吐槽团:群主发红包!


黑晴明连连摆手,表示要钱没有要命不给。


大天狗:然后是红叶小姐,红叶是我好朋友啊——没辙,导播跟我说认不认识都得说是好朋友。那什么,红叶小姐,跟你当朋友有没有必须帮你的视频点赞转发的义务?没有啊,没有我就放心了,我怕看着像盗号了。然后是酒吞,酒吞嘛,嘿嘿嘿。


酒吞:你笑什么,说话啊hhh


大天狗:酒吞的槽点罄竹难书,我决定专门给他写本书记录一下。不过晴明阿爸倒挺适合这个“黑黑黑”的吐槽的,没办法,常驻非洲的大阴阳师,日光晒黑了他的脸庞,非气熏黑了他的心肠,我跟你说啊晴明阿爸你要是再克扣我的升星材料我就决定把你写死在小说里。


晴明:在你的小说里我不是主角吗?写死不会烂尾吗?


大天狗:别担心,我根本就不打算写有你的小说,我怕卖不出去hhhh


酒吞:你写的成功学也卖不出去谢谢。统统滞销,整段垮掉。


大天狗:……这位朋友你给我出去好吗。我写着你槽点的书你觉着好卖还是不好卖?


酒吞狂野地一摊手。


大天狗:茨木,神曲小童子……啊,神曲小王子是吧。对,这个也是好朋友(笑)茨木是个歌手,这个职业还挺挣的,他的歌曲每被广场舞大妈播放一次他就收五分钱使用费,茨木挣到去年都买别墅了都hhhhh挺红的,真的挺红。主要是长得不错,两极分化,头发特多,心眼特少。


茨木:大天狗我怎么掐指一算觉得你在说我缺心眼……?


大天狗:没有的事,虽然你歌红但是人不红啊,虽然你脸小但是你手大啊,虽然你心眼少但是破势多啊【。


茨木举起身上的+15暴击心眼抗议。


大天狗:用完了赶紧还给人家判官啊hhhh都是同个残联的兄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别老借人东西了。最后咱们轮到了这个咸鱼,啊抱歉,荒川之主。我们以前合作过,我平心而论,荒川能有今天的基业,和他平时的打拼是分不开的,他不仅能执着地努力,还有着伟大的梦想。没有梦想的咸鱼,和一条水獭有什么区别!对吧!不过荒川虽然有梦想,和一条水獭还是没什么区别……


荒川:………………


大天狗:最后,我的新书《论如何大义地搞基》马上就会在实体店和虚拟平台上市,不要998也不要98,统统二十块,统统二十块!希望大家可以多买,除了垫桌脚压泡面当板砖,还有个很意外的功能就是还可以读哦!我是大天狗,谢谢大家!


狗子下台。


黑晴明登台:你们发没发现,大天狗每次情绪比较激动的时候,翅膀就会下意识地抖一下。这是我们合作那会儿我观察出来的。刚才他整个吐槽的过程中啊一直都比较淡定,就最后给自己打广告的时候那翅膀抖得跟筛糠似的,挂俩线圈都能发电了,哎呀你看看这掉的一地的毛。


大天狗:我说我怎么觉得上一趟台体重都减轻了。


黑晴明:接下来是我们的搞笑美妆博主红叶。都说美女多数胸大无脑,幸运的是这句话在红叶身上只能应验四分之一,因为她既不是美女,也不是多数,胸也不大。让我们欢迎画好眼线美滋滋的红叶!




TBC?











茨酒/[改词、翻唱]我被爱情撞了一下腰

声线很可爱

爱丽丝炖殇学院:

很喜欢这首93的老歌 翻了一下竟然也是左宏元老师写的


太可怕了 我都喜欢过他写的多少歌了!!!


然后突然觉得副歌的歌词很茨木 就顺手改了一发 关键词叹号和星星都是对着酒吞发的hhh所以是茨酒没错


此处有我坑爹的翻唱 实在不知道可以往哪儿传就传了个papa。如果点开听不了什么的可以换手机点开试试……总是想我要是能伪男声就好了orz


【歌词】


改词:我


征战我笑一笑
人间我闹一闹
不知从何时起
开始会担心将被你甩掉
曾觉恋爱无聊
徒然惹来哭笑
你却说真情妙
才知道我还是不懂逍遥

我被爱情撞了一下腰
撞出叹号忽然开了窍
敲呀敲,敲呀
我心中的你有多好
我将热情燃烧你可知道
我被爱情撞了一下腰
撞得星星随着春风飘
飘呀飘,飘呀
我对你的爱如山高
誓要与你并肩真心到老


曾觉恋爱无聊
徒然惹来哭笑
你却说真情妙
才知道我还是不懂逍遥

我被爱情撞了一下腰
撞出叹号忽然开了窍
敲呀敲,敲呀
我心中的你有多好
我将热情燃烧你可知道
我被爱情撞了一下腰
撞得星星随着春风飘
飘呀飘,飘呀
我对你的爱如山高
誓要与你并肩真心到老

暮暮朝朝,难舍难了
挚友不够,恋人才好

我被爱情撞了一下腰
撞得星星随着春风飘
飘呀飘,飘呀
我对你的爱如山高
誓要与你并肩真心到老



茨酒/《小航海时代》(下)

熏疼下茨木,本来只有一只手残缺,结果为了剧情需要被太太弄得好像脖子以下重度截肢一样……

爱丽丝炖殇学院:

*不算车,顶多是滑稽的车轮


*纯是为了记录一个脑洞故事hhh




“我……我……”茨木拿钩子背象征性挠挠头,根本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胀吗?”酒吞皱着眉, 强忍着不适吐出两个字。


茨木想了想,用力一点头。他看起来憋得快哭了,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解决。讲真他这熊样与最初叫战的时候判若两人,但酒吞无心嘲笑他,他觉得自己也快爆炸了。茨木显然不是故意的,他应该是也不知道那两条鱼的肉会有这种效用。看鱼的体积,如果浑身都分布着这种毒素,足够他俩难过到天明的。也不知道要怎么解,就算用那种方法解,会否有不好的后遗症?如果强忍,能不能忍过毒性发作?全都是未知的。


酒吞很快做了决定,就算没用,他也要先纾解了再说。转身刚要进树丛解决,见茨木还杵在原地,就说,“来解决一下吧!这是目前唯一可以尝试的办法了。”


茨木一张白脸儿快涨紫了,连那只金色眼睛里都有点充血:“我不懂……”


酒吞困扰地一挑眉,“你真的是海盗?海盗会不懂这个?”他印象里的海盗,绝不可能是没有性经验的雏,毕竟他们拿着抢来的金子,最大的乐趣之一是每经过一处城镇,就停下来嫖一圈儿最火辣的妞。


“我没去过那种地方,她们不配,我也不喜欢!”茨木说,钩子搭在裤带上,哆哆嗦嗦的就是解不下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酒吞自己年龄稍大的原因还是如何,茨木看起来比他难受得要更多。酒吞皱着眉转回来,再度帮他解开了裤子。卡其布的、还有点潮的裤子同羊皮裤带一同落了地,茨木的那件物事已变成少年人中较为惊人的尺寸。


酒吞本想教他,但看了一眼他缺失大半截的右臂和左手的钩子,还是选择仪式性地吹了吹自己手心的灰,直接握住了它。


这个进程,真是挺快的。半天前他们还是陌生人甚至是狭路相逢的对手,这会儿又有了他能想到的最亲密的接触。


茨木望着酒吞的头顶,茫然地任他动作。几个回合后,液体泄出,才算是基本完工。茨木深吸一口气,觉得什么东西被抽干净了。这还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被别人纾解。再看站立起来的酒吞,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茨木忙说“酒吞,对不起……”


酒吞仍是拧着眉毛,“不用!不关你的事,我是毒得难受!”说着钻进树林去自行纾解了。


茨木站在原地,看了看自己的钩子手,默默拉起落在地上的裤子。


过了较长的时间,酒吞才出来。然而他的脸色并没有变的更好,同几乎已经解毒了的茨木相比,他的状况真是再糟糕也没有了。酒吞甚至觉得自己开始耳鸣了。


“茨木。”他昏昏沉沉地说,“我们吃的是同一种鱼?”


茨木回想了一下,“好像不……” 


酒吞无力地点了点头,背靠着树不说话了,一双眼睛还看着茨木。


“……我有什么可以帮的吗……什么都可以…”


酒吞点了点头,慢慢滑坐在了地上,自己解开了裤子,又对茨木说,“脱!”


茨木脱掉了裤子。“上衣脱吗?”


“脱!”


“鞋子脱吗?”


“脱!”


“眼罩脱吗?”


“脱!……嗯?”


酒吞勉强睁开眼睛,耳鸣得厉害,只见着茨木为了脱鞋坐在了地上,正用钩子拉下眼罩。那下面的右眼蒙着一层白雾,看起来是暗淡一些的金瞳。


“我该怎么做?”他说,跪坐在地上。


酒吞对着他比了个手势,然后就闭上了眼睛,他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等待半天没有感觉,看到茨木仍然直直地跪着。将眼睛睁大一些才借着月光看到,他在撕自己衣服上的布条,将钩子缠好以防伤到酒吞。


紧接着,一条温热的肉体就贴了上来,极其生涩地在他身上磨蹭,寻找着进入的方式。酒吞心想,这寻找的时间也太长了些,就算是第一次,也不至于 ……他是要把我熬死吗?


然后身上一凉,那家伙费力地站起来,竟然跑开了!


“你……”酒吞一口气喘不上来,喉管仿佛都肿了。处男误我……!


不一会儿,他又回来了。


酒吞的声音已经非常低哑,“怎么?……”


茨木指指自己的嘴,腮帮子鼓鼓的,好像在吃什么:“我 ……找不到那个感觉,我又去吃了两口那个鱼。”


“……” 


这回覆上来的,是滚烫的肉体,不安地扭动了几下,直接进入了目的地。


“挚友!”进去的时候,茨木喊了这么一句。


虽然足够粗暴,但他也是没办法。酒吞也绝不想被用铁钩子扩张。


折腾了有多久,两人都不知道,但月亮一定知道,它这个时候已经从一片云移动到了另一片云的顶端,而且还在腆着它的大脸盘子,围观这一出有点倒霉的大戏。


直到第二天凌晨酒吞醒来的时候,茨木还在穿上衣,钩子的效率低得可怕。酒吞看到自己下身上盖着自己的裤子,两条大白腿晾在海风中,快腌咸了。


看样子毒是解了。酒吞爬起来去后面穿裤子,却在里面喊了一声“茨木!过来。”


茨木听着叫他,衣服也不穿了,钩子撑地帮忙站了起来,也钻进树林藤蔓之间。只见酒吞站在一个山洞前面。不用进去,站在门口就能望见,里面有很多大箱子。


“这是什么?”


酒吞打开一个箱子,看了一眼,“物资。”


茨木当然知道在荒岛上发现物资是怎样的喜讯,连忙道,“不愧是挚友,穿个裤子都能发现物资!”


酒吞:“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挚友……对了,昨晚你也叫过?”


茨木不好意思道,“听说叫点严肃的称呼,有助于那个什么,比如,老师,哥哥什么的。我觉得挚友挺合适的就拿来叫了。”


酒吞心道你特么都听谁说的!我现在十分不信你是第一次!


山洞里的物资几乎都是必需品,除了几箱罐头和淡水,甚至还有枪支弹药、轻型手雷!酒吞挑了支顺手些的步枪,上了弹,望了一眼茨木,就见后者也眼巴巴地望着自己。酒吞想了一会,给了茨木几个手雷。


早饭是在山洞里拿的,茨木的钩子头一回显示出它的方便之处,用不着其他的工具,“徒手”就能开那些当时还没有拉环的罐头。


两人沉默地靠在被树冠和藤蔓遮蔽着的山洞门口。酒吞突然问,“你是怎么当上海盗的?”


茨木:“这个故事挺长的,但是如果挚友想听我一定会讲的!毕竟你是打败了地狱号的男人。”


酒吞很想说别提这事儿了,真是我胡诌的。


“从前有一个弃儿,哦,就是我。我被卖给了海盗。海盗把我带大,然后在一次火拼中我变成了这样,再然后我被送上另一艘船当人质,到了约定的时间我的老大没有来接我,我就干掉了那个船上的坏人,把船改名叫地狱号,而且到现在我都没找回原来的老大。他可能是不要我了。”


酒吞想,这个故事可真够长的,不到十句话就讲完了。 


“挚友你呢,有故事吗?”


酒吞想说我有故事有什么用,你有酒吗?还没说出口就听见外面有船靠岸的声音!


茨木嗖地溜到藤蔓缝边顺着缝往外看,呆了一会儿,换了一只眼睛看。敢情是忘了右眼看不见啊……


“挚友!有好多人上来了,头儿好像是个穿毛领的……他身后捆着的人里面有我的船员!”


酒吞也扒在缝上看,果不其然,被劫持的也有他的船员,那停在海边的大船上还摞着他的箱子!


“茨木,我们干一票。”


后来的事,讲故事的人也懒得交代了,只知道酒吞和茨木躲在暗处,仅凭两个人就打了个漂亮仗,茨木把手雷拉环挂在钩子上,往出一甩,炸翻了毛领男的随从。他俩的船员如梦初醒,一哄而上帮着自家船长拿下了那毛领男,用羊皮绳给捆了个结实。


后来审着才知道,山洞里的物资原本也是毛领男屯的,他今日在海上捡了两艘船和两伙船员,本想带到岛上歇息一下,却没想到被两艘船的原主给伏击了。这回竟然还是茨酒二人耍了流氓,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毛领男的物资搬走了大半,还敲了他十万金币,这才带着船员驾着毛领男的大船走上返程。


嗯,还给他留了一艘小艇,还不算太坏。


在船上摆庆祝酒会的时候,船员纷纷起哄想问两个船长是怎么度过这两天的,茨木便绘声绘色讲了,酒吞做细节补充,不过都默契地略过了那要命的烤鱼。


想到烤鱼……已经开出不短距离的大船被酒吞勒令返航,茨木会意,派下不少人去捕了些那日的鱼来,用箱子养在船上,想着也许能发财呢?不过在场的船员并没有一人参透船长们的意思。茨木和酒吞相视一笑,下意识击了个掌——


酒吞:卧槽我的手!!!


随着水手高喊船医的叫声,大船向地平线开去。没有人知道他们后来的故事,也许是幸福地在一起了,也许是反目成仇,又经历了一些血色传奇。在这个浪漫的小航海时代,未来是什么样,谁知道呢。 


【end】